学术交流
当前位置:

喻国明:广电媒体的“倒计时”要开始了

2015-05-11 06:48 来源:中国广播影视

责编:陈默

喻国明:广电媒体的“倒计时”要开始了


2015-5-9

       喻国明教授预警:广电媒体的“倒计时”要开始了!
       喻国明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教授
      《中国广播影视》:您如何看待广电行业与新媒体之间的博弈、融合与互相借力?
       喻国明:目前电视还是强势性媒介,如果说这两年网络对电视形成了挑战,那也是互有胜负,而且这个局面至少在目前看起来还能持续一段时间。电视本身的影响力还是可以指望的,不会有那种由对立而引发的断崖式的下跌,至少目前还看不出这种苗头。
       但是从发展的角度来说,已经有一些危机的征兆,比如说互联网大屏电视、智能电视的进入。总局的“政策利好”对于传统电视来说倒的确是利好消息,这些政策为传统媒介的转型提供了制度红利,至少可以延缓互联网电视对于传统电视冲击的强度和分割市场的速度,它最大的价值是为传统价值的转型争取了一定的时间。
       其实,对于一个新技术的把控只是时间问题。广电行业一定要有紧迫感,要有倒计时的危机感。按照我的估计,制度红利大概能维持3~5年这样一个短促的时间。
       当然,广电行业还是有一些比较积极的状态,或者有一些很好的尝试。但更多的还是在基本的格局之中,并没有在新媒体之下有创新型的新举动,还是属于传统发展的逻辑,是按照惯性在走。虽然也有一些新举措,但这些新举措都是战术变换,而不是战略性的判断。有很大的必要让大家知道这种紧迫性,“倒计时意识”必须要很快地建立起来。
相比之下,在广电行业的另外一端——广播,到现在为止受互联网的影响还不太明显,是几大媒介中受互联网影响最低的媒介形式。主要原因是,广播保持了相对完整的垂直性,特别是随着中国的车辆家庭拥有率、私人拥有率的提升,广播挖掘到了一个特别有影响力的人群。在理论上,媒介的价值是由其所掌握人群的价值决定的。于是与其他媒介相比,广播这几年保持了逆势上升的态势。
       与此同时,广播的传播特性适合于一个忙碌的社会,因为它的渗透性好、独占性要求低等等,特别适合快节奏社会生活中的信息渗透,能够成为人们获得信息的方式。广播这两年发展得有惊无险,基本还算顺畅。但是同样,广播应该同电视一样,要有未雨绸缪的危机感。
       《中国广播影视》:屏幕越来越立体,信息也越来越碎片,广电行业来怎么来应对碎片化以及相关的问题?
       喻国明:如果从市场分割的角度来说,过去的一块大屏上的收视率可能因此受到了分割,收视份额下降,但实际情况是,随着屏幕数量的增加,它对于社会生活涉入的层次相位变得更丰富。因此不能作存量意义上的简单分割,而是处于一个增量过程当中,多屏化是信息渗入人类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无时不有、无所不在,这才是真正的价值意义。
       这意味着,碎片化所创造的机会比任何时候都要多,无非是我们是否拥有能够与这种媒介本身相适应的内容。易于碎片化时代吸收的内容绝对不是一个特别现实的东西,一定是所有人都可以从中感受到起码的情感、基础性的价值观、隽永的小品、感伤的技术……它不需要你愤怒,也不需要你作深度思考。
       媒介碎片化其实就是场景的变化,场景的变化创造出无限的需求。所谓市场狭窄是因为传统广电的生产方式是大众生产和共性生产,然而目前市场需要分众化生产和个性化生产。虽然市场需求远远还没有满足,市场的规模在变大、层次在变多,但是我们的生产方式出了问题。
       《中国广播影视》:现在我们注意到比如说像小米、乐视都在追求打造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您怎么看待他们的生态系统?
       喻国明:它们的属性是一个集内容和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性平台。它们所打造的内容并不是为了内容本身,内容本身可能一点都不赚钱,但只有拥有内容才能有流量,才能有黏度,才有机会把其他的商业植入到这个平台之上,这就是所谓的生态观。
       生态系统意味着价值链条在拉长。生态是由不同的因素各司其职、相辅相成来形成,彼此之间互相依托支撑价值链。
       现在的手机制造商一定不能满足于向用户提供硬件,因为这个价值非常有限,而是需要有一个开放性的方式,各方面的东西由此集成,形成各种抓手。人们出于各种目的都可以使用它,各种不同的人都可以通过它而聚集,一个人的各种需求也可以通过它来往外发散和连接。
       《中国广播影视》:您怎么样理解此类生态系统在中国的未来?
       喻国明:从互联网角度而打造生态系统,与传统电视从业者最大的不同是,他们的资本和市场方面的规则非常清晰,整体思路和规划也很明确。互联网从业者在做内容的时候,是必须与其引领模式紧密联系在一起。他们的商业部署和资源配置相对来说比较整齐,而传统电视目前的现状还是把内容仅仅作为一个文化品类在生产和运作。
        在互联网的情况之下做内容,与传统电视时代做内容不太一样。因为在传统电视时代,要素相对简单,尤其当某家独占的时候,它便能够得到经济回报和广告回报,这似乎是一种顺理成章的事情。
       然而,在互联网时代,价值链在拉长,各方面的要素和复杂性也在增加,因此直接生产内容所实现的价值份额比例一定是在下降。传统电视由于它的价值链条在搭建时候存在天然的不足,所以在经营方面的压力是更大的。
       如果内容可以经过某种意义上的改制而有所突破的话,那么在盈利模式方面,如何在内容之外与其他商业资源和社会资源进行对接,同样构建所谓的生态系统,目前我们传统电视从业者这方面的经验是严重不足的,意识也不是特别明确。他们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自己是在做一个服务产业,在做一个第三方的平台,还没有形成“大媒体”概念。
        对于一个内容媒介而言,如果没有社会资源和商业资源的对接,甚至连生存都是问题。这是一个必然性的问题,仅仅把内容做好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