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交流
当前位置:
  • 首页
  • >
  • 学术交流
  • >
  • 专题研讨

曾会明:DVB+OTT与TVOS相互助力

2014-12-11 21:43 来源:中广互联

责编:陈默

1210日,由DVB+OTT融合创新论坛、贵州省广播电视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主办,中广互联、贵州广电网络承办的 “第三届DVB+OTT融合创新论坛年会”在贵阳中天凯悦酒店举行。

  1210日下午的论坛由中广互联CEO曾会明主持,DVB+OTT融合创新论坛秘书长曾会明做了题为《DVB+OTTTVOS相互助力》的演讲,他认为DVB+OTT是有线平台化的路径之一,同时也在推进终端的智能化,包括DVB+OTT、网关以及TVOS的推广可以同步推进的。



图为:DVB+OTT融合创新论坛秘书长曾会明

  以下为演讲实录:

  下午整个会议最后一个演讲是由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些观点。我讲的主题叫“DVB+OTT与TVOS相互助力”。其实我讲的内容会很简单。

     实际上我讲四个字,一个叫洗牌,一个叫平台,洗牌是在谈我对我们这个行业现状的看法,平台,可以算是对这个行业初步的建议。

     我觉得现在这个时候就是在洗牌的阶段,这几年我觉得可能时间窗口也不会太多,可能两年、三年,最多五年,大概游戏规则会大致上确定,确定之后会进入一个相对的稳定期。大致上看一下行业的现状,第一个大家都在谈OTT,实际上我觉得网络是泛载化的,OTT就一定会出现。

     除了泛载化还包括宽带中国,包括4G的发展。那OTT出现意味着视频服务的主体就会多元化,在这里画了一个产业链的提供,从内容提供到电视台,到有线运营 商到最终的用户基本上是线性的结构,中间缺少一个环节这条路走不通,用户就看不着这个电视了。现在这个结构完全变了,原来的每一个主体全部都可以直接去对 接用户,包括刚才演讲电视机他可以去面向用户,包括基于电视做电商,包括我们电视机厂商在做长虹的乐教也好,创维的各家电视机厂都在这样做,其他的不用 讲,我们还有地面电视,还有直播卫星,还有互联网电视,还有视频网站,还有做内容的公司,华谊兄弟新媒体,他们实际上也可以直接做视频网站,我们看到在美 国像HBO,它做HBOGO,像HULU,主题多元化之后,大家现在都在谈互联网思维,互联网商业模式。我觉得如果说互联网思维刚才银河的李震宇讲得非常 的好。我想有很多的观点都会非常认同他的看法,我可能也会站在一个不同的角度,可能会对他的看法做一些细分。

     第一,从用户的角度来看,我们说互联网思维最重要的是抓用户,但是现在用户的争夺是非常碎片化的。我们有这么多的,大家主体都意识到用户的重要性,电信 运营商,有线运营商,视频网站,IPTV、OTT牌照方,电视台,节目制作公司,我今天下午开场的时候说了,我们为什么要请中广天择来讲,后面我还会讲这 样的趋势。包括终端企业,做TV Store,智能硬件,不仅仅围绕着争夺战,我觉得资本、版权、在人才发生着流动。那稍微看一下电信的“悦me”刚才也有提到,电信“悦me”到底了北京 电视台、江苏台、四川、广东、安徽、深圳电视台他们分别爱尚和电信发祥提出了版权异议书,我的频道内容没有经过授权你不能用。

     这个事情我觉得对于我们在座的,包括今天会议可能更多的是有线电视运营商,我觉得有线电视运营商是坐山观虎斗,乐见其成而已,我们并没有对这个做过什 么,也没有改变什么,他真正的理由,我个人的看法是地方台和中央,内部的利益之争而已,那么爱尚希望“悦me”很多名义上跟总平台对接的要形成二级公共平 台,实际上很多地方台自己与电信合作分帐,而不把分帐作为总平台,总局要求它要可管可控,要求它要二级拨付,他也要完成这样的政治任务,同时他有他的经济 利益。

     正好电信有电信的诉求,电信通过“悦me”这样的产品,打破原来每一个省平台不同,我们有线运营商技术标准都很不统一,电信也一样,每个省的技术不一 样,希望江苏云平台成为全国性的云平台,同时完成电视的智能化,这是“悦me”的需求,爱尚能够通过这个去收复失地。其实电信“悦me”之前还有更高的一 个诉求,不但和爱尚合作,还和CNTV旗下的做互联网电视的,未来电视合作,当然后来出了OTT的管控,没有做成IPTV+OTT的模式,还是回到 IPTV的模式,这样的纷争就是这样子。

     前一段我们中广互联也发了一篇文章,关于重庆ITV,我觉得也蛮有意思的,他们在人民邮电报,包括3、5、6、8版权的所有者,央视卫传中心他觉得这个 事不妥就发函了,包括给经信委等等发函。这个事情的利益相关方都有谁呢,版权的3、5、6、8,也没有授权,原来是授权给CNTV的,后来收回来了,央视 内部也有利益纷争,也没有授权给爱尚,地方电视台,地方有线网,在这里我先陈述一些我们能看到的现象,不能做的结论。其他的现象我们在用户的争夺也好,入 口的争夺也好,似乎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的互联网公司所做的路由器,小米、360、迅雷、果壳、乐视这些都在做,这些是什么概念呢?之前讲叫介入网,叫最后 一百米争,我觉得现在是直接通过智能的硬件的终端最后一米做利益的争夺,网是你的,我用长城宽带也好,用电信,用谁的都没有关系,用歌华的也没有关系,但 是我拿了这个智能路由器,这个智能路由器我也专门体会这个,我有什么功能,在我的手机上它会有一个爱,我站在这儿我可以下载一部电影,在我的家里去下载, 通过提供这样一个服务就能够引导用户家里宽带流量的走向,去访问谁的服务,这个才是根本,争夺路口。

     这个不用多讲,其实本来我听说华为荣耀55寸的平板,不是电视机,他们有高频头的本来要做OTT管控政策之下,规避政策,拿它作为一个OTT的能够对广 电总局进行嘲笑的,你看我做一个平板,不是电视你又能管得着我吗,其实本身的创意不是这样。凡事对产品从研发到设计,到最终能够出一个产品的时间有一定概 念的话都不会这样去讲,因为OTT的管控,大概是五六月份开始,这里面也反映了至少从产品上反映了这样一个变化。在更早的时候,在一两年前马化腾和TCL 合作过一款像冰淇淋一样的东西,大屏的平板,在终端上有各种各样的变化和玩法。

     这种图在BAT,百度、阿里、腾讯,李震宇讲话前面演讲讲了一系列相关大型的资本,跟视频相关的运作,总的来说资本在比较深入的大的视频的行业。

     还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我说了几个非常,这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电视台的新媒体,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在8•18习大大讲话之后,我觉得整个的行 业上上下下电视台从省级到地市级,甚至有一些县级电视台在考虑怎么样和互联网融合,这半年我受到电视台的邀请去做相关的规划,或者做培训,或者做讲座的我 忘了有多少个台,不下十个台,这半年跟电视台接触很多。这里面会有什么样的玩法,其实今年湖南太金鹰节的时候他们搞了一个互联盛典,我也比较荣幸邀请我去 参加这个盛典,他们在盛典里面玩了一个大幕,朴树唱的一首歌,总的做了一个合成号称是万人合唱,通过手机的APP,在电视屏幕出现的时候能够把每一个用户 在唱歌的样子一气呵朴树共同表现出来,我个人感觉可能也许就是做出来的效果,真的在那儿实施的事,这个不重要,没有必要去追求他的真实性,他反映了电视台 对观众,对用户的尊重,有了用户的意识,这是互联网意识,他觉得要让用户能够参与到我节目里来,能够在电视上露一小脸,很重要。

     今天上午中广天择的傅冠军正在讲,央视三套每周五晚上七点多新闻联播后面一档音乐选秀节目,我觉得他的原版是以色列引进的,在以色列创下历史新高的,他 的原版的节目有两个特点,一个直播,完全直播的。第二,叫场外的互动,场外的观众92%的权限,场外的观众拥有92%的权限,一个歌手的去和留都在场外, 大幕完全是由观众来决定的。中国的政策,1999年超女的时候,当年好像是李宇春那一届很多的学生投票或者规定,选秀节目哪一个台,每一季只能有十期,只 有在最后一期是可以做直播的,不允许短信和网络的投票。我在11月14日苏州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举办的一个视听传媒发展的回忆上我就做了这样的规定,我 说这个规定该废除掉了,我们向互联网融合的时候,我们要谈跟用户互动的时候。这档节目本来我这次也有一点小遗憾,本来要邀请香港nowtv电信盈科的做 IPTV的,他们新媒体的总经理叫陈富华(音)叫艾瑞克,我跟他微信上也经常在聊天,我本来这次会议很希望能够邀请到他来讲一讲,包括其中这样的一个案 例,这个案例是我去年在什么地方跟他一块唱歌的时候听他聊天谈起来,后来我查阅了一下蛮有意思的。第一个它是IPTV的,IPTV跟有线我认为是一样的, 完全同质化的,它的特点在于直播的互动,每一期节目他有八道题,用户如果全答对了,这个大奖十万港币,他的互动方式每一个题都是选择题,这张土木他会问你 1010八十线由哪儿到哪儿,第六站在哪儿,他的选择是红黄蓝绿四个键,就这样直播互动的去选择,技术对我们来讲也不是大的问题,我们应该也可以实现。从 2011年一直到现在一直在播出,这档节目你要看都是要收费的,是一个付费的频道。

     这个我不用多讲,上午中广天择已经讲过,我也去过长沙中广天择,这档节目叫《启航吧,少年》,这档节目它的玩法不同在于节目还没有播出还没有选定在哪个 台播出的时候,已经在APP上启动了,听说一帮少年去重走郑和下西洋的路线,中青旅的旅游产品,这个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把用户互动加入进去了。中广天择不 是省级台,是长沙台,一个城市台,它跟各大卫视都不是直接的竞争对手,他可以把他做的很多的真人秀卖给卫视,包括他已经在跟卫视合作了,包括在跟天津卫视 合作,我在每一档节目的后面都有一个爱,都跟用户直接对接的话,我们可以想象一下都会成为为我发展用户的平台。

     可以想象一下,我觉得可以看一看这个标题和红色的字,我觉得节目在这个时候它的核心不再是版权了,它变成一个应用,节目的核心价值会由版权变成应用,那 么它跟用户的互动成为节目重要的组成部分,用户的互动,甚至像刚才说的中国正在员版,用户的互动会直接改变决定这个节目的结果,这个时候节目我可以跟 OTT掉整个产业链,互联网电视,视频网站这些根本就不在话下,什么OTT盒子。

     我觉得这个世界一直在螺旋的上升,我们用户看电视最开始最关注的就是能看什么内容,我们回想一下,我小的时候刚刚开始看电视的时候,那个时候《加里森敢 死队》《大西洋》,我们从传统的角度上强调内容为王,今天一样还是内容为王,只不过这个内容变成互动的,互动变成内容的一部分,这个时候内容不再是版权的 价值,而是应用。我觉得可以有很多很多这样的节目,当然像电影,一些电视剧可能这样的形态,比如说AB剧也好,这样也好,可能不会很多,至少像综艺的节 目,并不是所有的节目。

     这个行业还有什么样的特征。

     第一,我个人认为与用户深度互动的媒体才是真正的新媒体。现在什么IPTV,OTTTV,视频网站这些东西无非把电视台播出的搬到服务器上,看看手机上 看,有什么真正新的东西吗?没有,这些东西算什么呀。只不过他们确确实实可以抢走我们原来的传统的有线电视的一些用户,因为他提供了比你更好的,更方便的 一些服务而已,但是他的商业模式有没有根本变化,广告有一部分可以收一付费,没有商业的模式的变革,这些都不是真正的行为。只不过是对国家来讲,左口袋到 右口袋,因为竞争是免费的,视频产业还降低了,没有意义。真正有意义的一定是有创新,有增量,这些来自于哪儿,跟用户深度的互动,前面已经举了那些例子, 那些例子我觉得只是一些尝试。后面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例子,电视机新媒体转型的核心是什么?我给电视台去讲课的时候我说你们去转型,什么叫转,什么叫没转, 我说只有一个判断标准,就是你们的观众是不是变成了用户,如果我们去看,接着往下看这几句话是相互一直往下延伸的,要把观众变成用户直播很好很快的圈住这 些用户。

     像央视三套一个节目,跟用户很简单的互动,在几小时之内微信的粉丝增长了十几万,我觉得这样的拉动的能力可能比很多互联网公司应用都要强。

     问题出来了,后面会跟你讲,我圈住用户怎么样黏住用户,怎么样这个客户圈钱。但是现在看出来,电视台的媒体融合转型,我觉得这个可能比OTT,比 IPTV的影响,对有线的影响并不弱,甚至在某个程度上也许会来得更猛,如果他们真的去直播互动做起来的话。那么台网分离的局面继续下去,五年之后我觉得 电视台将有可能成为有线电视台的竞争对手,原来台网一家,现在分家之后,在新的形势之下就是这样的。

     有什么样的方式,如果说要做直播互动的话,如果电视台和有线网能够密切合作的话,在第一屏遥控器上直接互动的话我觉得这个是最好的模式。就像我刚才讲的 香港NOWTV,红黄蓝绿四个键,一定拿出手机去互动,我们的观众都是按照歌华有限罗总的话讲,老头,盘头,小萝卜头,当然这个话我觉得其实很多老人来 讲,用手机APP微信有一点点门槛的。当然等我们老了,我再过十年、二十年我也老了,我也是老头,我可能还会继续在用。

     当然,现在抓住更多的用户,包括用户体验来讲,其实很多基于手机的互动会流失很多的用户。为什么讲到洗牌呢,我觉得现在是在建立新的游戏规则的时候。

     政策,文化产业,媒体融合,牌照管理,公共服务和商业服务,是不是逐渐能够分清楚,我觉得政策里面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三网融合,三网融合叫广电网、电 信网和互联网,意味着这三个网是并列的关系,现在整个互联网包括宽带已经是每一个产业,每一个行业发展的基础设施,就像空气对于每一个人的生存一样。那这 个时候互联网、电信网和广电网,电信业务,广电业务,只是在互联网上,宽带网上跑的应用而已,这个时候把互联网两个并列起来就完全的不合适。而现在互联网 核心的资源还在电信网的手里,这样的一个政策没有更大的突破和发展。刚才李震宇讲做什么都要做宽带,宽带的政策要洗牌的话应该好好的洗一把,我们不去讲一 些观点,无论是在公开的媒体,还是在政府的系列里面我们提出我们的诉求,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刚才讲“悦me”到现在都难产,是人家地方广电和央视中央之 间两级在打仗有线网是坐享其成而已,这样的效率不经常有,但是毕竟有了一些相关方,当年宽带垄断也被告了,那是中国移动对电信和联通的不满,最后和解了, 咱们也没吃到馅饼,这个行业我们自己不去争取,那也就是活该。

     还有什么在洗牌,版权法正在制定,这个事情歌华的罗总为这个行业做了很重要的贡献,他们有一天非常好的文章在中广互联可以找得到,关于十一回看的,我们 七天的回看,作为我们有线电视服务的延伸,而没有作为信息网络传播权。否则的话这个行业会失去一大块这样的,现在我们看很多规则在重新洗牌,这些洗牌我们 看到有些人是有清醒的意识,去影响它,去改变它,去争取我们的利益。更多的洗牌最复杂的是产业链的交易结构,这句话说起来很简单,但真的是意味太深长,什 么叫产业链的交易结构?举一个例子,在我们电视台和有线网交落地费,再过几年有一些台我可能不给你落地费了,我给你收钱,这是产业链的交易结构出现会不会 出现,我觉得这几年一定会出现。这些问题真的很复杂,我觉得为了去找一些这样的问题,去找一些这样的看法,我近期发了一些所谓系统学的老三论和新三论,真 的挺难懂的,大师们的大师论,信息论,突变论,我觉得现在是突变论的时候,这个行业就在突变。

     前一段我很佩服的一个大师,我觉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吴清源先生更有境界和水平的也不会再出现,天才就是这样的。它有一个自传,这本书叫《中的精 神》。为什么想起他来,我上周写了一篇文章叫“向本位主义致敬”。我们现在是在洗牌的过程中,每个人如果都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自己利益的本位主义上,为自 己的利益积极去争取,去发出自己的诉求,在洗牌的时候人家才会看明白,就像砍价房价一样,你说100,我说20,如果说50,最终不会低于50,20之后 还有30、40,我们得出价。最终是可以找到能够把阴和阳分开的“中”,找到这样一个平和点,我觉得未来这几年,在昨天我们中广格兰合并的文章里面我提到 了,如果我们能够参与其中,这是一个非常好玩的时代。参与其中甚至能够对这个行业的游戏规则制定能够发挥点作用,产生一点影响,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事 情。

     讲一下平台。平台先说一个案例,就是湖北的长江垄上传媒集团和湖北广播电视台和荆州市人民政府在2012年5月合作组建的,他做一些农业的节目,怎么样 做好种植、养殖很多这样的节目,他在玩线上线下,他在线上去做的72家的直营店,叫新公社,这些店卖什么?农资、农药、种子、花费为主,去年线下的收入8 个亿的收入。

     《女神的新衣》直接把设计到销售,以及把原来做到一个节目里,这个节目是SMMG做的一档节目。

     我昨天也讲了一下,我说我们用了一个新的域名叫TVOAO,也就是TV  Online  and  Offline  我觉得以电视为入口,去把线上线下打通,这句话回答我们通过直播互动快速圈起来的用户我们是玩起来,我觉得是玩线上线下,我们以入口把线上线下,包括把社 会的资源引入进来,这个东西叫什么?这个叫平台化运维。我觉得作为电视台也好,有线电视网络也好,他终极的方向都是一样的,都是平台化运营,以我们电视入 口作为我们的入口,以用户的价值和实现作为最终的目标,中间的过程、手段就是通过我的平台化,平台化其实刚才李震宇讲了很多,你别自己去做一个意思,我们 要把更多的CPSP引入进来,我做好平台,我做好我的支付,我做好网络能力,我提供我位置的能力,业务交付的能力,数据采集的能力等等。

     所以说我的结论是说圈住用户之后,依靠TVOAO的模式实现盈利模式的创新。电视台、有线网的密切合作,在第一屏直接通过遥控器直接互动,是最佳的模 式。如果能够形成台网直播互动,再推进TVOAO的模式,我觉得开启电视黄金新的十年,这个是有前提的,但是如果做到了我觉得所有的OTT真的不在话下。

     最后结合一下是谈TVOS,我觉得DVB+OTT这个论坛我们做了两年多了,我觉得它的核心是有线网和社会资源的连接,它的有线网实现平台化的路径之 一,我把外面的内容引进来,其他的价值不太大,我就快速过一下,讲一下苹果的产业链,我觉得作为TVOS来讲的标准,生态应用,扶持基金,应用商店及其运 营,有线运营商,它也有一些条件,系统要平台化。

     DVB+OTT是有线平台化的路径之一,同时也在推进终端的智能化,包括DVB+OTT包括网关,TVOS推广是可以同步推进的。

     在国网整合全国网络之前,TVOS同步应用,在资产整合之前,在业务上它的产品的标准化,你刚才讲了很多产品的思维,我们广电缺一个产品经济。昨天晚上 我跟陕西的副总在聊天,我们这个行业哪家公司有产品的概念,通过TVOS是有可能把这个产品标准化,一个生态的规则先建立起来的。

     最后送一句我觉得伟大的哲人的话,亚里士多德,叫整体大于部分之和,这句话希望每个人有不同的理解。

  好,谢谢大家!